*灣家人,歐美影視與動漫小說多棲
*目前全職坑底狀態
 葉藍/雙花平樂 不可拆逆,其餘看心情(?
*副食cp 喻黃/黃喻/邱喬/于遠/雙鬼/韓張......未完待續(?
*子博雷多慎入

© 流緒
Powered by LOFTER

無CP - 來日相逢

無CP Karsa中心 Mountain提及
我流三不:不要上升真人、不知道有沒有後續、不是真的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出於什麼心態跑去找對方的,只是一回神已經站在OMG的休息室前。工作人員從半掩的門進進出出,他也就自然地跟著其中一位踏入。

他想找的那位正好安靜倚在牆角滑手機,在其他人注意到他之前就發現他了,舉起一隻手當作打了招呼。

「嗨。」他們不算特別熟稔,但好歹是多年的強勁對手,還算能說上幾句話的交情。

「怎麼來了?」
「剛好路過。」
對方沒有揭穿他的路過需要花上十多分鐘從場館另一頭特地繞過來,又低下頭安靜地擺弄手機。

「哦。」他故作鎮定點點頭,裝出一副大前輩的模樣隨意地開口:「生活……還習...

梦里梦到醒不来的梦

難熬是真的難熬。
在15年末到來,經歷過不敗巔峰,至今也仍在懸著一顆心膽顫心驚。

但17年的大風大浪都走過了,夏季決賽淚眼汪汪從絕望看到狂喜。

我想他們還會創造奇蹟的,我等著。

🥀:

金赫奎走后,EDG缺失的或许不是他的技术,而是他的骄傲。


对冠军习以为常的骄傲。



从前的这支队伍,不是这样的。



2-1险胜了什么垫底的战队就沾沾自喜,走出赛场时和沿路粉丝击掌的模样宛如在电影节的红毯上漫步。



从前那是认...

【全文禁止转出Lofter】

支持太太和兩位選手們的決定><
希望能一直看到他們好好的

_茉莉酱Moli_:

昨晚的翻译,以及和3m考虑到保护选手的一些决定。(这也是昨晚没有第一时间在微博发布聊天记录的原因)抱歉,希望大家理解。


mmm:



收到太多小伙伴私信,所以在这里给大家翻译一下昨天deft同ray的这段对话:

d:您是谁呀??
r:哥 我 志愿呀
d:啊 okok hihi
r:1位 粗卡粗卡(deft昨日登顶韩服
d:66
r:66

d:iko小崽子 id是什么
r:你等一下,是***亲故
(之后打了“不能告诉你”又删掉了
只能给哥你知道 呵呵
d:嗯嗯?***亲故?
r:id的前...

焦慮

新規範出來為了避免被抓要轉移陣地了,好煩啊_(:3 」∠ )_

打掃

掃除總是個比想像中浩大的工程,更多時候是在途中被勾起回憶,而後沉浸了整個下午最終草草了事。

於是堆滿舊物的倉庫總是打掃不完,但你也並不是那麼在意,寧願讓所有回憶亂糟糟地堆放在某個角落。

——直到有一天你搬著開始顯得絆腳的回憶,用被頂開門,發現所有能放置物品的空間都被堆滿。

但你所做的也不過是把陳舊的看不清楚的東西拾掇一番,把隨處擺放的盒子箱子整齊地放到架上,再把倉庫的新成員塞進清出來的空間。

你的倉庫總是亂糟糟的,和你的屋子一樣。

「我總有一天會好好收拾的。」你老是這麼想,卻沒有為自己訂下一個期限,也樂得讓整間屋子處於一種舒適的混亂中。所有物品都以最方便取用的方式散落各處(好吧,或許...

駝妹友情向《說了再見以後》

*OOC OOC OOC 重要的事情說三次
*17年德杯賽後雙排腦補
* @shuoshuo 的點文,拖了好久才寫出來
當初點的時候只是段子形式,但想寫的東西愈來愈多,之後或許還會繼續更新下去吧

沒有人喜歡失敗的感覺。
之於田野更意味著懊惱、焦躁、自責以及腦海中縈繞不去的畫面。
顯然更不是個適合想起前搭檔的日子。
不,或許超越了僅僅是搭檔。師徒、朋友、夥伴都不足以概括形容濃縮在三國語言混合的話語裡的情感。
無法以言語定義,也許這就是他們之間流轉的默契。賽場上和賽場下,隊友或是朋友。

而德瑪西亞杯更加不是個容許貼上失敗印記的場合了。
可是猩紅還是血淋淋地展開了雙翅,帶著嘲諷的意味和頰上的灼熱感。
走下舞台時他...

關於他們說我發了瘋C1-5 心得

不好意思 @caro0412 一下作者><

第五章末看到對於關於劇情的猜測時也嚇了一跳,還好應該沒有理解錯誤吧……XD

這個故事讓我想起一段歲月。
放不下的、難以言喻的情感,近乎自虐式的強迫移轉注意力,勉強壓抑卻一次次翻湧的回憶。以為只要抽離就能逃避,卻發現周遭全是那個人的痕跡。
談不上是戀情,卻比朋友多一份佔有慾。
總在捨棄和沉溺間游移不定。拋棄了像是背叛過去的自己,但沉溺只會讓自己深陷絕望。
人們說這沒什麼,說你總會走出來的。但我知道這次的分離是會永久帶走某些東西的,而事實證明我的確因此失去了某些能力。
但是我的故事最後是形同陌路、斷裂的友誼和破碎的心。
得知金赫奎離隊的消息時我低落了...

【繁星】雨後(上)

*之前加的Q群裡某位姐姐的夢,最近精神不太好,有力氣的話會寫完的

*家裡和學校生活都不太順遂,好煩。

*校園架空

他沒設鬧鈴,醒來時微灰的天色已濃厚得幾乎要滴出墨汁來。剛醒的腦袋顯然還沒開始運轉,他盯著雲層好一會兒才想起該收拾陽台上的衣物。

隨便用清水抹了把臉,他拖拉著步伐走向陽台。母親今早出門前交代了務必在下雨前收進屋內,若是來不及多半又要挨一頓唸叨。額側的血管隱隱抽痛,他不甚在意地想著早知道昨晚不該和那誰誰煲電話粥聊到夜半,早上出門練習時就不至於半個身體還沉浸在睡夢中。

隊長看他精神不濟的模樣氣得大罵準隊長身體素質這麼差,要怎麼放心把籃球隊託付給他,罰他多做了十趟運球折返跑。拋接...

【繁星(?)】唯願現世安穩

*新坑,可能是中長篇(?)
*EXO全員異能設定,主繁星,其他CP看心情
*近未來傭兵/殺手設定
*外人第一人稱視角
*這個什麼都不算,只能當作片段彙整(幹

我不動聲色地退後了一步,把剛剛蓋在我身上的外套牢牢抱在懷裡:「就憑你們這倆年紀,再這麼著也只能當我哥哥吧?當我爸爸的話我可吃大虧了。」

面容清秀那位眼神閃過一絲迷茫,但還是極有耐心地朝我招手,「年紀不重要嘛……再說我們對妳有責任,不能把妳一個小姑娘丟在這不管。」

原本站在不遠處像在把風的高大男子突然大步走來,拍了拍他的同伴,「別彎著腰了,小心你的傷。」接著轉頭神色凝重地朝我伸出一隻手,「我們不能在這裡停留太久,剛剛等妳清醒已經花了太多時間。...

Hard day's Night

*偽現背
*治癒自己的產物
*我就不打tag就不打tag,省得無聊人士特地跑來掐CP。這年頭愛不愛什麼CP居然還得聽別人說嘴呀我去你的(╯°□°)╯︵ ┻━┻

他後來還是在串成一條龍累得像條狗的行程裡抽了空播了通電話。在短短的從室內走到陽台上的距離心裡拉鋸戰了好幾回,直到站在夏日略顯悶熱的晚風裡,聽手機裡單調的嘟嘟響時還是覺得自己特別傻。

他又不是什麼全知全能的神祇,也不是能呼風喚雨的異能人士(好吧,或許他的粉絲們的確這麼認為),區區一通電話只能傳遞單薄而蒼白的安慰。

可是就像人家愈告訴你別想愈容易常駐你腦內的大象,愈想不在意反而更容易止不住地想。像是心尖有一隻利爪輕輕地來回滑...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