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歐美影視與動漫小說多棲
*目前深陷傑尼斯隕石坑底
本命團嵐與Sexy Zone,紅擔與勝利推

全職雙花-陪你到世界的終結

*作者心情不好打出來的一篇亂七八糟發洩文

*末日梗HE

*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此言不假

*靈感來源是棉花糖樂團--陪你到世界的終結,有興趣的歡迎搜尋一下

*全篇OOC,角色out of character,作者out of control

如果都可以, 請慢用


       末日來得毫無預警。

       張佳樂看見新聞報導時,已經進入了最後的倒數24小時。

       他舉著空了一半的水杯站在電視機前,環視了客廳一周,除了打電話給家人道別也想不起其他想做的事。不如什麼也別做,繼續過日子吧,他聳了聳肩,走到落地窗邊拿起手機撥出了家中的號碼。

      等著接通的空檔,他盯著水杯想起了那個關於如何看待半杯水的勵志小故事,沒來由地笑得上氣不接下氣,換來了電話那頭的一頭霧水。應付了幾句把話題導回正軌,他邊聽著長輩們輪番叨唸,嘴角帶著笑意溫吞地把半杯水喝完。但直到結束通話後,他也沒能想起該做什麼,惆悵地盯著窗外發愣時,門鈴倒是歡快地響了起來。

      他拖著腳步去開門,一句懶洋洋的誰啊都沒能發出一個音節就被一聲俐落簡潔的「是我。」堵了回去。他手忙腳亂地開了門鎖,只見一身休閒服儼然渡假模樣的孫哲平站在門外。

       他說你來做什麼呀,尾音似乎有些顫抖。
       孫哲平深深望進他眼裡,一字一頓鄭重地開了口:「我來陪你到世界的終結。」
       他動了動嘴唇,先是想嘲笑自己狂放的前搭檔居然也懂這麼小言的臺詞,又想問為什麼跑來按了自家門鈴,最後出口的居然是:「那你當初為什麼要走?」

     「……你既然走了,為什麼還要回來?」他慢慢攒緊了空著的那隻手,「要我揮別過去的不是你嗎?為什麼不走得俐落點、乾脆點,到現在還回來找我?」

       「話說得好聽,可第五六七賽季時你在哪裡?我第一次退役時你在哪裡?孫哲平你倒是說啊,我需要你的時候你在哪裡!」他用力把空水杯往地上砸,彈開的玻璃碎片有些嵌進了光裸的腳背,細密的血珠滲了出來,他沒去理會,「孫哲平你倒是說話啊!」

        孫哲平還是沒說話,只是慢慢走近,把他攬進懷裡。
        他掙扎了一會,最後安靜縮在對方懷裡,揪著腰際的休閒服,用力得指節都泛白。
        半晌,一句低語竄過他耳際:「我以為我們能習慣對方的缺席,我大概錯了。」

       然後他們像對結婚五十年的老夫夫度過了接下來的23小時又55分鐘。

      做飯、看電視、散步、接吻、上床、打榮耀……像是為了彌補對方缺席的歲月而選擇在最後共度再平凡不過的時光。

       剩下五分鐘時,他們安靜摟著對方躺在床上,聽著窗外的哭喊哀號,心裡卻平靜得像是一片無浪的汪洋。
       剩下一分鐘時,不知道誰開始了一個熱切的吻。

       剩下十秒時,他們分開唇瓣,隔著一個指節的距離說出了一直沒被說出的那句話。

       「「我愛你。」」

       -END-

       《後續》
      預料之中的爆炸與轟響結束得很快,但張佳樂還是花了一點時間確認自己沒有死。
       噢,更正,是自己和孫哲平都沒有死。
       他們還維持著躺在床上的姿勢,好一會沒出聲。
     「現在怎麼辦?」他還是忍不住開口問了。
     「不怎麼辦。繼續過日子啊。」孫哲平漫不經心地收緊攬在他腰上的手臂,在他的髮旋上落下一個吻。
       End.


评论
热度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