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歐美影視與動漫小說多棲
*目前深陷傑尼斯隕石坑底
本命團嵐與Sexy Zone,紅擔與勝利推

刀劍亂舞 爺姥 《他們的世界不會停止轉動》(上)

本來要在Ice場上發送的無料,來不及打完就慢慢放出來吧_(:з」∠)_

    「為什麼這麼說?」

    遲遲沒有動靜的對話猛然亮了起來,他一點開就看見被問過無數次的問句,想回覆什麼卻始終無法組織完整的字句,於是支著頭盯著那行字思索了半晌。他幾乎能想像螢幕彼端的人臉上是什麼表情,大概是驚恐摻點厭惡,惱火帶點傷心,或許還試圖安慰或開導他吧。

    不過更多的也許是不知所措吧。

    他輕輕低笑起來。不了解這種心情的人才說得出無關痛癢的關心話語,卻不知道這種可有可無的支持根本起不了作用,到頭來還得顧及對方心情而強顏歡笑。不過……

    「你覺得一個人死去後,被遺忘的速度有多快?」他轉而拋出另一個不相干的問句,指尖飛快敲動著鍵盤,像是警察連珠炮似地盤問犯人,襯著逐漸揪緊的胸口疼痛和心底湧起的罪惡快感,「如果是我的死亡,應該很快就會被遺忘了吧。畢竟我是個無牽無掛的人,即便消失,其他人的世界也不會停止轉動。」

    也分不清楚如此殘忍的字句傷害的是對方還是自己。

    不,他知道的。現在唯有彷彿對著胸口開槍的疼痛力度才能讓他感覺活著。為了不在麻木的生活中失去活著的實感,必須持續而確實感受到疼痛,才能確定自己的存在。

    對方的頭像顯示著輸入訊息,但遲遲未有新訊息跳出。

    大概是退縮了吧,他猜想,稍微鬆了口氣卻又覺得有些遺憾。儘管他總是留不住來到他身邊的人,但還是會期待任何靠近的人可能留下,遺憾也是正常的吧。

     ……算了,還是去睡覺吧。白天時心情至少不那麼鬱悶。

     他打了個呵欠,準備關掉瀏覽器。那則訊息卻及時跳了出來。

     「即便他們的世界不會停止轉動,我的心也會停止跳動的。」

*

    所有認識山姥切國廣的人們大致上都能同意他是個過分認真的人。

    身為自由度極高的大學生,從不翹課請假已是奇葩,無論課程好壞都能端正地坐在第一排聽課,大概只能用奇葩中的霸王花形容了。但這樣的一個人同樣會在系上舉辦大型活動,眾人忙得焦頭爛額時默默出現幫忙,接下他人託付時一百二十分的氣力完成。

    但若被問起為何如此拚命時,他支吾許久,似乎也沒能給出令人信服的答案。久而久之,眾人也就習慣了那道沉默卻讓人安心的身影。然而即便山姥切國廣成為大家心中與外掛救星畫上等號的名字,他大部分時候仍是一個人吃飯、念書、聽演講,甚至參與活動時也是默默龜縮在角落做事。並非其他人不願親近他,而是再熱情的態度遇上不溫不火的禮貌笑容總會略微熄滅,試圖接近的人們像是撞上一堵隱形的牆,只能遙遙望著被隔在裏頭的他。

    這樣的處境直到他經歷一段「奇遇」後才開始轉變。

    至於這段奇遇該從哪裡說起好呢?或許從他接受心理諮商師的建議採用文字抒發心情開始吧。

     山姥切國廣一直都有寫作的習慣,在情緒低落至極時偶爾做點紀錄或權當抒發,但並沒有和其他人分享的習慣。他的心理諮商師是位眼神柔軟的女性,聽他談及這項習慣時微瞇眼角,眼神一瞬間銳利起來:「既然如此,為什麼不放上網路平台或投稿報紙或雜誌呢?」

    他垂下眼角,對著膝上某個不知何時染上的污漬低語 :「我不希望自己的負面情緒沾染他人……大家只要開開心心的就好了,我怎麼樣都無所謂的……」漸弱的語尾掩住了他差點出口的真心話。

    畢竟他只是優秀雙生兄長的拙劣仿造品。

    諮商師振筆匆匆在紙上記下什麼,微弱的沙沙聲響填滿了只剩下靜默的診療室,他便盯著膝上的污漬發起呆。似乎怎麼做都無法使任何人滿意呢,他始終對此感到困擾。其實一開始只是為了平復父母失去優秀哥哥的傷痛而已,他維持著和哥哥同樣的優異成績,努力考上哥哥當年第一志願的大學,刻意仿效穿著和打扮,連笑容都試圖複製哥哥燦爛的弧度。

    但父母的笑容始終帶著悲傷。

    是不是自己做得不夠好呢?再努力一點的話能夠使他們恢復過往的歡笑嗎?他不自覺地加快了在人生馬拉松中的步伐,愈跑愈快,愈跑愈快,卻漸漸失去了方向感。

    直到筋疲力竭的現在仍努力著,即便已經失去動力和理由。  

    那時候的他仍未知曉他將遇見「那個人」。

*

    一開始他只是隨便尋了個主流的網路文學論壇把自己的文章貼上,沒理會回覆和瀏覽人數,只是自顧自地寫著,而他蒼白的筆調和陰暗的題材起初只吸引了一批好奇的讀者,偶爾留點鼓勵或簡短心得而已。

    「那個人」是在他貼出第五篇文章的隔天開始留言的,暱稱是三明,頭像則是張深藍夾著金色半月花紋的圖騰。

    「三明」第一次出現是在《透明》的回覆裡。透明講述的是他對於和同學間的隔閡與自我隔絕的想法,創作那天他突發奇想地寫成了童話風格,意外引來了比平時更多的讀者,底下刷了一排排「好可愛」「求更多」,而三明就是在那樣眾人歡欣的言論裡突兀而簡短的留了一行「可是我覺得這個故事看起來很悲傷呢。」

    他起先以為是憤世嫉俗的國高中生為了追求獨特而刻意唱反調,隔天卻發現三明編輯了原本的留言,詳細地分析了一番《透明》的內容、文風、筆法甚至架構,措辭優雅而且條理分明,幾乎字字切中他創作時的想法,彷彿他整個人被穿透螢幕的目光審視了一番。

    直覺告訴他三明絕非常人。

    而往後的經歷也一再證明了他的直覺是正確的。

*

    此後三明總是會在他發布新文章的當日留下一句簡短的想法,而後在兩天內編輯留言打出完整心得和分析,有了三明的評論後也吸引了更多讀者點閱。可是他不明白,三明究竟是如何看穿他的創作意圖,又為何如此認真看待他的作品?

  從留言的頭像點進三明的個人空間後他依著上面填寫的聯絡信箱發了一封電子郵件。

  然後開始等待。

 TBC

嗯希望明天能寫完。

评论 ( 3 )
热度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