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歐美影視與動漫小說多棲
*目前深陷傑尼斯隕石坑底
本命團嵐與Sexy Zone,紅擔與勝利推

刀劍亂舞 爺姥 《他們的世界不會停止轉動》(下)

     已更新完畢。

      然後為了感謝 @脆翠兒 太太孜孜不倦地鞭策我,前排圈個名



       三明並未讓他等待太久便回覆了郵件。

  開頭先是為了過於理性解析他的作品,使趣味大幅下降而致歉,並自我解嘲的調侃自己將職業本能帶進日常生活,簡直就是罹患重度職業病,而後婉轉表達希望能以更直接的方式交流的意願,最後附上一串即時通訊軟體帳號。

       他蹙起眉頭凝視那串帳號許久。後頭附註的軟體名稱是現下年輕人最偏愛的一款,在同學的慫恿下他也辦了一個,只是鮮少使用。以即時通訊軟體取代電子郵件的往返是更直接的方式交流嗎?他不明白,但三明的一切對他始終都是一團迷霧,所以他只是以一種不必要的小心翼翼把那串帳號加進自己的好友。

       好友申請隔天就通過了,頭像仍是那張深藍夾著金色半月花紋的圖騰,然而他一天之內確認了好幾次,都沒能看見那個帳號顯示上線,反倒惹來他室友的好奇心,湊近電腦擺弄了好一番才還給他。他的室友理直氣壯地辯解他必須確認他是不是勾搭上哪個年輕漂亮的,嗯咳你懂的,還附上毫無必要的擠眉弄眼。

       他另一名室友轉過身趴在椅背上笑嘻嘻地補上一句:「是啊,要是山姥切突然有了交往對象,可是會令許多人心碎的。」 

        聽不懂。

       他立刻決定無視這段對話,打開新的文件檔開始寫下週要交的報告。儘管他投注了大量心力寫報告,但仍然分神注意顯示上線的列表。三明始終沒有上線,那天沒有,接下來整整一個禮拜也沒有。

       而再次『遇見』三明是在深夜時分。

       他在複習期中考時無意間趴在教科書上睡著了,再次醒來時室友們早已入睡,只剩下桌燈和筆電的光芒打亮一小塊角落,彷彿一塊燦金毛毯柔柔的圍繞在他身周。在他揉著眼睛起身時,一個聊天室窗猛然竄出,佔據筆電大半螢幕。

       只是瞥了一眼,他便恢復全然清醒。

      對話框裡只躺著一句孤伶伶的「還醒著嗎?」

      發送人顯示——來自三明。

*

   【三明】:還醒著嗎? 

   【國醬】:是的。好久不見。

   【國醬】:咦?

   【國醬】:我的暱稱似乎被改動過了,我現在就改回來。請稍等一會。

   【三明】:呵呵,無妨。就這樣吧。

   【三明】:最近因為工作上業務繁忙稍微耽擱了一會,這麼久才聯繫真是抱歉。關於你在信件中提到的問題,該怎麼說呢……

   【三明】:由於工作性質讓我時常接觸許多風格與筆法迥異的創作,而無論多麼隱晦的字句、再複雜的架構,都無法掩飾作者無意間流露的個人特質。你的題材也許多變,詞藻也不失華麗,故事卻始終帶著無法擺脫的憂戚。

   【三明】:與其問我如何看穿你的創作意圖,我想真正適切的問題是「你怎麼了?」

 *

    他盯著最後一行字,心頭一沉。

    相同的問句他回答過千百遍,用詞比起敷衍更近似於謊言;但這次詢問的人是三明,揭穿了他不願被戳破的謊言,看穿了掩藏在文字背後的真心的人。

    三明值得更慎重的回應。

    他不由自主地摒住了呼吸,指尖在鍵盤上游移了一圈又還是滑回桌沿。明明是個再簡單不過的故事,他也轉述過許多次,但告訴三明卻儼然是場慎重的儀式。

    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他抬手一字一句敲下故事的最初。

*

    山姥切長義,與他相隔七分鐘出生的雙胞胎兄長,他自幼最親近的玩伴與競爭者,與嗜好室內娛樂的他截然不同,熱愛一切得以揮灑熱血的活動與騎著打工買來的二手機車上山下海。於四年前與朋友出遊至海邊時發生車禍,意外身亡。

    隔年,他被診斷出憂鬱症,開始定期與心理諮商師及醫師會談,抗憂鬱藥物從此如鬼魅纏身。父親替他辦了休學在家靜養一年,一次如身墜深淵的恐怖發作後他默默著手準備「重造」兄長的計畫。而後隔年以同樣燦爛的笑容回歸校園,一舉考上兄長心目中的第一志願,接替了兄長未完的人生。

     自那日開始,「山姥切國廣」逐漸死去。

*

    一口氣打完故事後他停下來抹了把臉,意外發現臉頰旁未乾的淚痕。兄長的故事他覆述太多次了,多得自己都不記得真實和虛撰的分野,連記憶中兄長的笑臉似乎都開始模糊。過去故事的聽眾們總是勸他釋懷,但直至今日他才發現自己從未真正放下。

    啊,我是多麼、多麼思念著……

    他強行中斷了思緒,粗魯地以手背抹去淚痕,再把墜入夢鄉前正在研讀的教科書拉近,用力翻了幾頁書以強迫自己沉浸其中。他並不真的渴望看見三明的回覆,即便時光倒流他仍然會做出同樣的抉擇。那樣優秀的哥哥才是被大家注視和關愛著的,所以「成為哥哥的複製品」,大家就會重拾以往的笑容了吧?為此,就算必須犧牲他的靈魂也在所不惜。

    而後遲遲沒有動靜的對話框猛然亮了起來。

*

    「即便他們的世界不會停止轉動,我的心也會停止跳動的。」

     不知是意外多按了幾次送出鍵抑或害怕他沒看清楚似的,三明在第一道回覆後又多送出了兩次一模一樣的訊息,三條訊息並列在對話框中幾乎佔據他大半視野。

    這、這聽起來也太像告白了吧?

    意識到的同時他的臉頰終於後知後覺地熱了起來,熱度迅速竄升使整張臉都轉為驚人的豔紅,於是用力地推開書桌跌跌撞撞地衝出房外。

-終於End-



评论
热度 ( 12 )